Лі Їнь: «Зараз я приділяю все більше уваги просуванню китайсько-європейського маршруту серед українських підприємств»

1. 李先生,能否请您谈谈搭建中乌中欧班列的初衷及经过?

我2004年到乌克兰哈尔科夫留学,2010年在敖德萨开始从事物流行业,从最初的空运散货到海运拼柜、海运集装箱和散货船运输。在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后,中国-欧洲的中欧班列不断发展壮大,但偏偏没有开通从乌克兰直达欧洲这条最近的线路。因此,让我这个在乌克兰从事十年物流行业的中国人有了一个非常渴望去实现的目标。

2018年,“武汉-欧洲”班列平台公司“武汉汉欧国际物流公司”的代表团来基辅考察,我有幸与该公司负责人聊天并了解到开通中乌中欧班列的可能性。在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经商处的支持下,我义不容辞地配合武汉汉欧国际物流公司与乌克兰铁路总公司、乌克兰基础设施建设部、乌克兰基辅liski货运公司展开了密切交流与磋商。终于在2019年底形成了运营中乌中欧班列的初步方案。但2020年初由于疫情原因,“武汉—基辅”中欧班列首班于2020年6月16日从武汉发出,虽然中途遭遇蒙古洪水,但最终于2020年7月5日顺利抵达基辅。

2. 中乌班列目前从中国哪些城市发车,为什么是这些城市?后期计划怎样?目前运输班列的班次及运力怎样?

武汉–基辅班列成功开通后,我们将集货重心逐渐转移到东部地区,接近经济较发达的东部长江经济圈和深广澳经济圈,特别是还要考虑未来回程运输的需要,我们最后选择南昌为始发站,这样,中国东部、南部、中部的货源都不会超过800公里可以完成集港。后期我们会根据市场货量的增加,扩展运输网点,在华北、华东、华南地区都将开设中乌班列发车网点。同时,根据乌克兰收货人地区,在基辅外可能会考虑敖德萨、第聂伯等地区。

2020年6月到9月,南昌-基辅班列一个月两班,10月份开始我们已经将班次提升至一个月三班,每一列火车满列可达48个40HQ集装箱。后期会根据货量继续增加运力。

3. 中乌中欧班列在从中国出发途经蒙古、俄罗斯抵达乌克兰的运营过程中有什么问题吗?最困难的问题是什么?

因为前期我们与各过境国就中乌班列运营达成共识,目前班列运营状况良好,都比较顺利。由于中乌班列属于新型的物流贸易方式,在乌克兰境内,我们将接受额外检查。所以我们在跟乌克兰各个部门协调,与他们相互熟悉业务环节、运营模式,希望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可以将班列运营成为中乌两国经济贸易交流的高效平台。

我更加关注的是向乌克兰企业推介中欧班列。由于班列刚开始运营,乌克兰很多企业还不了解,对班列的运营都还在观察并未与我们合作,因此难以形成起货量。我相信,在货量充足的情况下会有更多的资源去优化班列运营的效率和服务水平。我相信,有了足够的信任度,我们将能够确保双向货物运输。

4. 乌克兰在参与“一带一路”倡议中如何吸引中国企业,乌克兰在这个倡议中有哪些潜在的机会?回程班列什么时候出发?哪些乌克兰货物可以提供所需的体量?

这个是一个比较高格局的问题,我只能从我个人角度说我的认识:乌克兰与中国的经济结构非常互补,但需要乌克兰企业多做推介,在中国多做些有关乌克兰产品、工业区以及乌克兰整体优势的宣传,把乌克兰制造与中乌项目合作的成功案例更多更好地介绍给中国市场,吸引更多中国企业来乌克兰投资。

至于乌克兰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有哪些潜在机会,我只想说,中国有14亿人口,这是一个非常大且在不断扩大的市场。中乌合作在很多方面都有机会,有必要了解并争取各种形式的合作。

我们已经在筹划回程班列,近期就会开始运营,回程班列货物目前主要是粮食、葵粕、木材、红酒等乌克兰优势产品。我也期待通过中欧班列将更多适合中国市场的乌克兰产品运往中国销售。

5. 火车运输的费用高于海运的,后期会降低吗?

单纯对比海运费和铁路运费,铁路运费比海运费贵,但综合运费的高低取决于“门到门”全程所需费用的总和。传统的海运是从港口到港口,但铁路可以连接中国内地很多城市和乌克兰内地很多城市。

目前, 南昌市与基辅市之间已建立主要铁路连接。

6. 将来,我们能够送货到敖德萨、哈尔科夫、第聂伯。我们还在扩大与其他中国城市连接的区域。

中乌中欧班列的主要优势是:相对较短的规定交货时间16天。您能预测一下未来的运输体量吗?如果货物由海运改为铁路运输,这么大的运输体量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17天左右运输时间、跟海运相近的价格、更快的现金流,相信未来会有很多的乌克兰企业选择中欧班列。至于说将来会有多大的体量,我只能说我们会竭尽全力做好我们的服务工作,在保障安全和服务质量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促进双边铁路运输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