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税务机关的纠纷:维护中国投资者在乌克 兰的合法权益

律师事务所“你和权利”列尼夫斯
基集团合伙人阿丽娜·纳塔卢什柯

在乌克兰,企业和税务机关的纠纷持续增多。

官方数据显示,乌克兰国家税务局仅仅在2018年就收到了超过16000例来自纳税人的投诉。与此同时,在过去一年各级法院已经受理和正在受理的案件总数中,其中一项关键的类别是宣布税务通知决定无效的案件,其总数为48,600件,涉及金额高达200,500,000,000格里夫纳。

有趣的是,税务局很大程度上并不支持积极解决这些纠纷,因此,在2018年已经受理的9400起案件(涉及金额达373亿格里夫纳)中,乌克兰国家税务局仅积极解决了3800起(涉及金额达160亿格里夫纳)。

与此同时,与2016年和2017年相比,纠纷数量与税务机关向纳税人征收的补缴税款的数量也有了增加。

如果仔细分析2018年的审判案例,我们可以发现,企业与税务机关的纠纷主要涉及以下方面:

  • 对判决结果的上诉(包括指定审查的命令),对监管机构指定或进行审查行为的作为或不作为的上诉;
  • 增值税税收抵免办理问题和形成支出用于通过所谓“不真实的”“虚假的”“无商品的” 交易所得税形成征税项目的问题;
  • 对未提交或延迟提交受控交易报告或转让定价证书所处罚款的上诉,对不开通受控交易报告所处罚款的上诉,以及根据税务机关相关受控交易“就近”原则补缴税款决议的上诉。
  • 在税务发票电子登记簿做登记,其中,税务发票未提供给收货人(买方),并将税务发票记录在免税交易和零税率征税商品/服务供应上。
  • 对冻结税务发票/调整计算的上诉。

考虑到这些统计数据,现在有必要制定明确的战略,以保护中国企业代表的权益不受侵害。通常,在保护和捍卫客户法律权益的时候,律师事务所“你和权利”列尼夫斯基集团会先考虑到,该税务机关有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进行税务检查。

要知道,税务机关在一定条件下才有权对纳税人进行文件定期检查。条件包括不迟于税务检查当天前10个工作日向纳税人提交检查通知单,或向其以挂号信形式寄送进行文件定期检查命令的复印件通知函。实际情况下,检查常常是在未通知纳税人的情况下进行的。然而在乌克兰《税法》第81条81.1款中规定,监管机构当局应首先派发相关文件通知,若在无文件通知情况下进行检查,则需具备相应法律依据,并向被检查单位出示或发送下列文件:

  • 进行相关检查的派遣证;
  • 进行相关检查的命令复印件;
  • 在进行相关检查的派遣证中涉及的相关检查人员的执法证明。

因此,当进行税务检查的法律依据不足且派发的文件无效时,即便被认定违反秩序,该纳税人依然应阻止监管机构工作人员进行检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如果已经进行了税务检查,则接下来在法庭上被审查的客体应该仅仅是被检查出来的所违反税法的事实和其他法律事实。对秩序的监管仅由监管机构完成。这在实际上表明,纳税人的诉讼要求——包括针对决议(其中包括指定检查的命令)、对监管机构指定或进行审查行为的作为或不作为的上诉——只有在法院判决通过时监管机构当局还未进行检查,才能被满足。该法律立场出自最高法院2018年3月13号对第804/1113/16 (К /9901/19326/18)号案件的判决和2018年11月30号对第808/1641/15 (К / 9901 / 6626/18)号案件的判决。

除此之外,无辜的纳税人还经常需要上法庭证明自己增值税税收抵免手续的合法性和形成用于通过所谓“不真实的”“虚假的”“无商品的” 交易所得税形成征税项目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税务机关判定,当事人签订合同的主要目的是,在没有进行实际商业活动意图的情况下,以无根据的税收抵免形式,通过不合理的税收优惠来赚取收入。这里需要指出,纳税人通过所得税和税收抵免形成征税项目导致的法律后果仅在购买货物(工作,服务)的实际商业交易的情况下发生。同时,应根据纳税人的税务和会计核算以及其对应的实际经济内容,对商业活动的真实性进行分析。因此,在作为会计核算基础的原始文档中,应仅记录实际完成的商业交易数据。

还需要明白,如果该买方在购买应用于其商业活动中的商品(工作、服务)时实际支付了费用,则税法规范不应使纳税人的税务核算数据的可信性依赖于其协作方是否遵守税法规定。所以,供应链上的长期供货商(工作、服务提供者)违反税法规定或商业活动行为规则并不构成购买商品(工作、服务)方通过增值税形成税收项目、支出及税收抵免也违反税法的结论基础。因此,纳税人(商品、工作、服务购买人)不应该面临因协作方可能的不道德的商业活动造成的负面后果,尤其是面临被剥夺形成支出和税收抵免的权利。

在我看来,转让定价方面的税务纠纷在将来会持续增长:特别是检查数量的增加以及乌克兰国家税务局设立转让定价和国际税收司,同时在国家税务局主要纳税人办公室也增加了相应管理。财政部已经批准了该结构性变化。

乌克兰自2018年11月23日开始实施《关于乌克兰税法调整及其他优化管理和修订个人税费的法令》(第2628-VIII号法令)。自2019年1月1号起,认定受控交易的新标准,包括非常驻公民和其常驻代表之间内部核算的新标准将开始生效。乌克兰《税法》第39条第39.2款第39.2.1项第39.2.1.5小项中指出了在经济(出口和进口)经营链中受控交易方的定义,即:纳税人与非常驻公民之间的经营活动是受控制交易(符合乌克兰《税法》第39条第39.2款第39.2.1项第39.2.1.1小项的要求),而不仅仅指非常驻居民。

此外,监察机构有权向外国政府的主管机关关于受控交易客体和义务所尽情况及/或就非本国居民受控交易商业活动和财务报表提出询问。应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对转让定价的审核可以在提交税务报告之日起2555天(7年)内进行,如果未提交报告,则根据乌克兰税法规定的截止日期审核。

最后,从2017年1月1日起,立法机关修订了乌克兰《税法》第120-1条第120-1.1款的措辞。与本条款之前的表述不同,修订条款规定了对违反登记日期,尤其是违反应向买方所提供税务发票的最后登记期限的罚款制裁,现行条款中规定,罚款制裁适用于现行税法第201条中规定的期限,以在税务发票统计登记册中登记所有税务发票和/或调整计算。唯一的例外是,若该税务发票未提供给收货人(买方),并将税务发票记录在免税交易和零税率征税商品/服务供应上,则可以超期。

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必须具备两个要素:税务发票不需提供给收货人(买方),同时需将该税务发票记录在免税交易和零税率征税商品/服务供应上。顺便说一下,上述法律立场体现在最高法院对2018年9月4日第816/1488/17号案件和2018年12月11日第807/68/18号案件的裁决中。

在本文章中律师事务所“你和权利”列尼夫斯基集团的律师分析了税务纠纷的趋势,鉴于上述公司的实践及乌克兰境内的总体情况,该趋势早在2018年就较为明显。该文涉及的信息对商业活动非常有利,因为根据所进行的分析可以评估未来哪些纠纷将会更加棘手。在熟悉了最高法院的诉讼案件和法律立场(下级法院需强制采用并登记最高法院的诉讼案件和法律立场)之后,纳税人将更清楚地了解如何在特定情况下采取行动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