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中东欧反腐败国际合作的成就与展望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 王继锋

一、国际反腐败形势总体严峻

众所周知,腐败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任何国家和地区都可能受到腐败问题的影响。虽然近年来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加大了打击腐败的力度,并取得了一定效果,但绝大多数仍深受腐败困扰,因腐败导致经济衰退、社会动荡甚至政权垮台的案例亦不在少数。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全球腐败仍处于高发频发状态,且遍布全球各个领域和角落。联合国的网站曾发布了一组数据:

“全球每年贿赂金额约为 1 万亿美元,贪污腐败金额约为2.6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5%以上”。而且,近年来腐败在全球范围内呈现蔓延态势。美国海军腐败窝案、韩国前总统朴瑾惠腐败案、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等重大腐败案件频频被媒体曝光,且由于涉及国家高层、涉案金额巨大、参与者极为广泛而震惊世界。即使是曾经被认为比较清廉的国家,也正面临着腐败问题的挑战。

另一方面,随着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国际化发展,腐败与反腐败的博弈较量已超越国家范围,呈现跨国化趋势。从某种程度上说,全球化为腐败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资本、资源、人员的全球化流动,使得腐败交易实施起来更加隐蔽,且更容易利于各国体制、法律、文化等差异甚至国家间利益关系而逃避惩罚。这也为各国腐败治理带来巨大挑战。携手打击跨国腐败,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成为国际社会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诉求。

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已经完成了基本的法治建设,在国内已初步完成起了“防腐导向”的制度建设,而如何在现有的合作框架下,加强“行动为导向”的反腐策略和国际合作,将是未来几年全球反腐败的重要看点。

二、近年来中国推动国际反腐败合作的努力

自2012年以来,中国在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败运动。在国内,

(1)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查办重大案件440多起,涉及部级以上官员150多人,处置一般性贪腐败问题线索260多万件,处分150多万人。

(2)完善了反腐败国家法律体系和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体系,制定了《国家监察法》等一系列法律,提高反腐败的法治化水平。

(3)改革反腐败体制机制,建立统一高效的反腐败机构——国家监察委员会。

(4)建立巡视制度,加强国家审计,提高发现腐败的能力;

(5)以监督和规范权力运行为目标,在国家治理的各个领域建立预防腐败的制度体系,努力“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在国际方面,

(1)启动了“天网行动”,将一批外逃多年的腐败分子缉拿归案。2014年以来,共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3400多名、追赃90多亿元。

(2)与其他国家开展司法合作和信息交流,与70多个国家缔结130余项司法协助条约、资产返还和分享协定或引渡条约。

(3)提出一系列反腐败国际合作倡议,推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等建立反腐败合作机制,推动构建国际反腐新秩序。

三、“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与中东欧的反腐败国际合作

2017 年 5 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提出,要“将‘一带一路’建设成廉洁之路。”中东欧地区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区域,中东欧国家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相关方。加强与中东欧地区反腐败合作,共同应对腐败挑战,也理应是推进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16+1合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目前中国与中东欧地区反腐败国际合作存在一定的基础,但总体上仍处于初步发展阶段。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持续推进,中国中东欧合作机制不断完善,双边贸易投资逐年增强,双方在旅游、科技、教育、服务、农业、金融等领域合作和联系越来越密切。从国家层面来看,虽然各国对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营造廉洁健康的营商环境达成了较强共识,但加强双边经济贸易合作仍是双方合作的重点关注方向。从具体层面来看,由于中东欧各国廉洁程度、反腐败体制机制、法律体系、社会文化差异较大,开展常态化的反腐败合作仍受到诸多阻碍。中国目前仅与白罗斯、波兰、罗马尼亚、乌克兰、立陶宛等国家签署了民事和刑事司法协助条约或引渡条约,区域性反腐败合作框架仍未达成。

未来中国与中东欧地区的反腐合作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

一是加强相互间国家反腐败战略的对接,最大限度地挖掘反腐败合作领域中的共同利益,减少合作中的潜在障碍,建立常态化的工作机制和协商机制。

二是在企业投融资、金融合作、项目管理等领域,共同构建防范腐败风险的相应的标准和规则。

三是增进反腐败执法合作,运用《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开展引渡、司法协助和腐败资产追回合作,健全拒绝腐败分子入境、资产返还等合作机制,拓展多边框架下的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

四是就反腐败加强信息交流。鼓励各方反腐、司法、金融等机构分享与腐败相关的信息和数据,开展廉政建设、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领域的学术研讨、业务交流和培训,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廉政建设领域的互学互鉴、互利共赢,提高沿线各国的整体廉洁状况和腐败治理水平。